了無生趣。

又过了多少不起眼的日子。


可我那时不明白她藏在歌里的记忆和她独家的那个人,我只记得我疯狂喜欢的陈小姐睡在我下铺,我就想找机会牵她的手。

现在我很少想起陈小姐了。

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事没事喜欢哼两句独家记忆。

关于总是强调自己姓阎锡山的阎的阎小姐

我常常想起来高一的时候去户外训练,她小小的一只套在迷彩服里背着手站在列队前唱一首独家记忆。

我的所爱在山腰
想去寻她山太高

过气铅笔和乔丹同款予以纪念。

“我好想你陪我一下。”

……算了我还是想想怎么睡到梁朝伟吧。

在这举国大学生考四六级的日子

我通过了孤独五级考试。

今天例会改在社团办公室

我走进去的时候音乐社在练吉他
那个场面真是一言难尽
傍晚六点,天台,夕阳,落地窗,尘埃,废旧器材,木吉他,和弦
郭敬明式婚纱影楼摄影,暖黄柔光滤镜,逆光,轮廓

一股扑面而来的泛酸的文艺气息和民谣青年的穷酸气息把我这个为了开会而破坏他们电影镜头美感的粗人给迎面撂了个跟头
没加音乐社装逼真可惜,
我想着。

*蚍蜉

保存

黑袅:

这是一篇看完以后我由衷希望他是一部电影的文,真心的

风继续吹:


旧物补档。

难得回趟家拿到旧电脑,就把这篇翻出来了。保存或者转载自便。真没什么值得吹的,不成熟甚至膈应的地方太多了,但我不希望它变成某种求而不得的遗憾,以至于是执念一样的东西,因为它真的不值得,就像其他很多东西一样,但一定要再次重视过后才会意识到:不值得。所以我重发一遍向大家证明一下。再清不清看心情叭。

原作:文豪野犬

*横滨F4 芥川龙之介中心 CP自由心证

*毒鸡汤

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叔本华

厚厚的画夹砸在他脸上的时候,芥川几乎没...

但其实我啥都吃
太芥新旧双黑我都
我这个爬墙的人不需要原谅.jpg

下一页
©了無生趣。 | Powered by LOFTER